时光流沙,又一季夏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1-19 14:12   29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
  编者按:转眼间,一年过去了。我们是否还拥有当初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”的豪情与骄傲,是否还记得“出身仕林羽林郎,初随骠骑战渔阳”的憧憬和梦想?



  一路走来,感谢有你相随;戎马理工,日后有你相伴。

  编者按:转眼间,一年过去了。我们是否还拥有当初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”的豪情与骄傲,是否还记得“出身仕林羽林郎,初随骠骑战渔阳”的憧憬和梦想?

  一路走来,感谢有你相随;戎马理工,日后有你相伴。

  第一次踏上那条褐红色的跑道是个夜晚,来到北理的第一个夜晚。穿着并不明白怎样穿才得体的军装,我站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有惶恐,有不安,更多的还是从制式高跟鞋传来的痛感。同大家一样,我不明白自我将要面临什么磨难,更不会明白自我将在未来的某一天无比怀念。

  阳光最后丰沛到能够直接穿体能服训练了。身为女生,短袖短裤,还忘记抹防晒霜,却大胆地往空旷的操场迈进,不得不说这是迷彩给我的勇气。午休时隐隐的不安,翻来覆去却总是难眠,闹钟响起,迷迷瞪瞪地开始下午的训练。每周常态化的军姿训练,从军训始然,习惯了与太阳相伴,今日竟然享受到树荫。杰哥在我们面前第一次拿起了相机,记录着我们的点滴。训练间隙,欢乐的群众合照、摆拍“一”“五”,镜头前,我们又笑的像孩子一般。

  总是笨到只顾眼前的欢笑,不细想将至的苦涩。当指导员说出“最后一次训练,我们把这一年训练过的地方再跑一遍”,短短二十几个字,却令我的愉悦情绪戛然而止。跑过不知多少遍的南北校区,第一次不畏惧路途远,却害怕这是最后一次。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么,以大一国防生的身份丈量这路程?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么,在训练的时候汗流浃背?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么,有这几位区队长陪伴的脚步声、口号声?“一。。。二。。。”“嘿。。。嘿。。。”“一!二!”“嘿!嘿!”,下次听到时,又是从谁的口中喊出?

  军训时,我以为环绕北湖的公路肯定不是为了跑步,但是这一年来,一二九长跑、彩虹跑、环湖赛。。。。。。身着便装的我们在这条公路上迈出了一步步。可对于国防生而言,北湖的景色,真的是枯燥的训练中的一抹亮光。我见过北湖的日光,稀疏的树荫之下,目视前方,任汗水滴落、两腿打颤也一动不动的军姿;我见过北湖的暮色,在昏黄的路灯下,跑完八公里的我们不言苦不言弃做完了俯卧撑;我见过北湖的夜色,开学初的骨干集训,紧急集合后背着打得并不完美的背包肩负“侦查行动”极速奔袭。那晚的集训,作为唯一的女生,由于体力不支,我长久地作着“拖油瓶”,喘着粗气咬牙坚持,耳边回响的是那首《渴望光荣》。说起站军姿,条令标准在一次次的重复中内化为英朗的身姿,当两脚掌发麻充血如同炙烤般疼痛,当两腿僵直打颤分分钟想要放下,当不知何时结束而苦熬硬撑,我承认我真的挺怕站军姿的。但是,当清风拂过脸颊、汗水滴落带来清凉,当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最后听到了“停”,当放双腿双臂时由僵、麻、痛到浑身简单,我不否认这种幸福感只可意会。

  南校区的博雅至善,导员美女云集,似乎是在上学期期末的体能集训期,一圈圈测量出路灯的间距。脑海中挥散不去的是公式定理,迈开脚步,把烦闷转化成足下的疲累,尽情释放。

  再回到褐红色的跑道,这一年的训练即将到达终点。短短的四百米,我们跑过了夏天,跑过了冬天,最后,又跑到了夏天。每一次奔跑,我都在想:会不会有一天跑道被我们磨平?看来我还是太幼稚,一年过去了,我们的迷彩在那里湿了又干,我们在那里狂奔呐喊,我们齐步正步军体拳,我们匍匐仰卧起坐俯卧撑,我们站军姿似要将自我钉在地面。。。。。。不知多少次被豪言壮语点燃梦想,不知多少次因批评指责羞愧心凉,不知多少次因任务挑战打破了曾计划好的闲散悠扬。我们在那里受苦流汗,我们也在那里感受兄弟们不离不弃的坚守陪伴与温暖。
  身边的人依旧是熟悉的模样,我曾随这汹涌的队伍出发启航。穿越过人流涌动的街道,也奔跑过阳光下的绿茵场。还记得开始时队长说,穿上这身衣服,就意味着你将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军军官,胸中将常怀使命。和那些一齐吃过苦、受过累、流过汗也流过泪的兄弟姐妹们为了心中的梦想不歇前进。我明白,相逢聚散终有时,我也明白,结束是为了更好的开始,可我就只想当个骄纵的孩子,不去想他们将离开良乡,不去想下一次训练将是怎样场景,不去看物是人非离散撑场。若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,那是否所有的分别都将后会有期?我相信,并且始终相信,我们的爱从不曾离开。浩闻龙哥刀哥杜珂,深秋歌会为你们写的歌,我会一向唱下去,杰哥平哥,《渴望光荣》依旧回响,扬威耀武的铁血一五,能够有光芒但不能刺眼的时光里,我们会努力成长,不负你们的倾心所付爱与光。